公司简介

《荒野兵器V》流程攻略(ps2)

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的兴奋过了……

一曲结束,吟游诗人用右手轻抚了一下怀中的吉他,刚刚还在悦动着的旋律便顷刻间沉寂了下来。这个时候的他和他的琴,仿佛再度和他眼前的景色融为了一体。
是的,这个金黄与蔚蓝相接的地方,这片放浪者的沃土。

在这里,你或许看不到郁郁葱葱的树木,静静流淌的小溪,熙熙攘攘的人群……她,既不属于都市的喧嚣,也不是乡村田园的缩影。整日陪伴你的,只有贫瘠的土地,满眼的黄沙,陡峭的戈壁,当然,还有的就是——

那可以自由自在驰骋的风。

吟游者本就是没有归宿的人。他们游历四方四海为家,谁都不晓得他的下个驿站会选在哪里。即使是偶尔落脚的地方,也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是的,他们,不是在寻找可以停留的地方。他们,既不是舞台上的角色,也不是台下或是时而掌声连连,或是时而唏嘘不已的观众。他们只是用自己的眼睛和内心,见证着这个荒芜的世界的变迁。
而陪伴在他左右的,他自称的挚友,就只有那风尘仆仆的行囊,业已褪色的古旧乐器,还有——
那本厚厚泛黄的羊皮纸日记。

只有那本日记,才是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见证吧。

诗人把琴放到一旁,打开了他的那本日记,里面用着苍劲亦或颤抖的笔锋,记录着各地的风土人情,以及行程中的有趣见闻。很多时候,他们只是一个倾听者,不论是面对当地的住民,还是那些山川奇景。因为不愿意影响历史的运行这种职业上的习惯吧,他们甚至希望百年以后,这些所谓的承载着历史的东西能够重新归于土地,从新融入时光的长河之中。

我并不是推动命运的齿轮的人们,胸怀坦荡,勇往直前,追寻自己的梦想……这样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吧~

诗人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在日记本的一页上停止住了。一张小小的黑白照片从本子里面滑落了下来,掉在了黄土地上。诗人弯下腰,拾起照片仔细的端详着。上面是一个少女的背影。金黄的长发梳着马尾,束腰套裙,高桶马靴,以及腰间宽大的皮带和闪亮的左轮枪,都预示着这个少女的出身不凡。诗人已经记不清少女的名字是什么了,只是依稀记得那天他和自己的父亲和好友到别,朋友们没有送别的宴会,却纷纷把手中的枪举向空中——那“砰砰”的鸣想就是礼炮,泛起的硝烟就是焰火……他们好象就是这么说的,而少女虽然眼圈湿润,却没有落泪。她仍旧一边走,一边回头向他的父亲和朋友们挥着手。祝福的话语可能早就随风逝去了,但愿心中的记忆能够象这照片一样永久相传。

“皆さん!わたしたちファルガイアの想い出を!”

你,是这样说的,对吧……

…………

“高い空を、鳥になって飛びたい~~”

不知什么时候,在诗人的面前响起的银铃般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安逸。诗人把照片从新放进书页中,向他面前的这个重复着自己所唱的歌个女孩微笑着。自从来到了这个镇上,这个小女孩就成了每日必到的最忠实的听众。但是每次只是静静的坐在地上聆听。象他这样的人物,被人误解为卖艺人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诗人也不介意每次弹唱镇子上会有多少人驻足观望,村民们在自己唱完以后放到躺在地上皮箱上能放几颗铜板这种琐屑的事情;而每当表演结束人群散尽女孩才会依依不舍的跑开……那天清晨,偎在街角的诗人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肩膀上多了一条亚麻色的披肩,以及不远处躲在马厩后面的娇小的身影,才终于明白了一切……从此,小女孩就成了诗人在这个小镇的第一个,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个朋友。有时候唱的倦了,他就给小女孩讲一些旅途经历的故事。这些也都是自己的见闻感受罢了,不过能够有人能够倾听自己的抒怀到也不坏。

然而,每次小姑娘都听的津津有味。

……

叔叔,今天要讲什么故事给我听呢?

诗人望着她的动人的笑容。即使再疲惫,看到她的微笑,心中的倦殆也溜掉了一半。人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不希望和别人多接触的,可不经意之间,就有从你身边走过的人对你抱以崇敬与关怀的目光。诗人到也不太在意这种“忘年”的好感,总之自己终有一天会离开这里,最终这也是属于一个人的旅程。不过,似乎眼前的这个女孩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天真无邪,真的可以抚平他沧桑的身心一样。不过今天,诗人似乎也想回报一下女孩一直以来的默默支持……
恩,那我就再讲最后一个故事给你听,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呀?

……

啊啊?女孩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在不断加速,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颊,即使如此,旁人也能感觉到已经涨的通红的脸和睁的圆圆的眼睛。这一刻,与其说惊讶,不如说她甚至有些害羞的不知所措。

可是,人家还是第一次……

没有关系的,我来为你弹琴。如果没有自信,我会用琴声扶助你的。诗人笑了笑,从新抱起自己喜爱的吉他,把日记本捧到女孩的面前。原来,这些曲子的词都是诗人自己谱写的。他叫女孩所唱的,似乎是新近谱好的歌呢……不仅能做新曲的第一个听众,还能亲自来演绎,这是何等的关照啊。女孩这样想着,双手握拳举在胸前,作出一个“要加油”的动作,便接过了诗人的本子。里面沉稳的笔调,和刚才的一曲截然不同的韵味,使得女孩从刚才的兴奋中逐渐冷静了下来。

这首歌,就是我要给你讲的故事的内容哦~不过,我觉得这首歌,还是女孩子来唱更好些吧。

“是啊,要加油哦!”……

说道这里,诗人不禁怔住了。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想起之前经历的点点滴滴。尽管他只是一个旁观者,但是亲身进入故事中的他,还是在被那些难忘的时刻深深的感动着。当然,不是如此他也不会灵感大开写什么新歌来抒发感受。不过不知怎的,就象那张照片,那个“一等客室的少女”一样,在那个感动的时刻,却什么也表白不出。或许惟有那时的情感凝聚而成的这首歌,才是真情的流露吧。诗人没有再想太多,他看了看女孩紧张的小脸,右手已经抚到琴弦之上。

而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晚霞的余辉照耀在这片干涸的土地上,却也映出一抹亮色,一片充满温馨的华彩。

你说迪恩吗?他呀,就象个傻瓜一样!

任谁被这样的劈头盖脸的数落,恐怕心里都会不是滋味吧。诗人听到这里,索性放下了笔,端详起这个插着腰在小木屋里来回踱步的姑娘来:橙色的头发,细细的麻花辫在身后飘飘荡荡,粉色的短坎、有点泛白的牛仔短裤和长靴十分相配。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的女孩自然不能象大城市的姑娘一样花枝招展,不过看的出,她还是很悉心的打扮过自己。当然,乡村女孩的浑然天成的样貌以及时刻洋溢在脸上的笑容才是最难得的,即使是在大肆吐槽自己的青梅竹马的时候……

诗人来卡波布隆克之里已经几天了,这个位于群山环绕的边境地区因为交通闭塞的缘故已经很少有居民能够愿意常住此地了,因此也很少有人到访这里。刚来时候接待他的,是一个名叫托尼的秃头大叔。大叔是做鉴定生意的,村子里有人外出挖到什么没见过的宝贝之类,往往都习惯到他这里讨教一番看看能不能值大价钱。说起发掘来,这个可是现在的法尔盖亚最为热门的职业,向往的人应该会很不少,或许人丁不旺如卡波布隆克之里这样的地方可能不明显。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从大叔那里打听到一个名叫迪恩的少年非常热中此业。而且,他的目标是找到传说中的巨象兵的遗骸——虽然从来没成功过。这不今天一大早,臭小子早早的又出门了,叫诗人扑了个空。不过,托尼告诉他可以去找他的童年的玩伴瑞贝卡聊聊。本以为久居闭塞之地的人会比较怕生,没有想到瑞贝卡却是出奇的热情,一听说是要打听自己的这个小冤家的事情,就滔滔不绝了起来。几次说的口干舌燥了,甚至一屁股坐在草垫子上狂灌凉水,然后接着大倒苦水……诗人自认为自己这么多年磨练的速记能力已经小有成就,不过看到她这样连珠炮似的进攻真也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我跟你说呀,那家伙从来就只会说大话!每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拣来的废铜烂铁然后满村子乱跑,连晚饭都忘记吃了……哦对了,小时候他还抢过我的饭团,还有马戏团来村里演出他居然还抢了我的座位!那可是我梦想着长大了要去马戏团啊……每次一说起这个来,他就用“啊啊,我一定反省……”来敷衍我。你看看,这是反省的态度吗……

瑞贝卡的语速越来越快,脑门上青筋直冒,浑身颤抖不已。任谁都能感觉出小姑娘身上的逼人的杀气。尤其小小年纪就是ARMS的持有者,想必也是有点身手的。看来还是不要招惹她比较好……诗人一边草草的记下有一搭无一搭的事情,一边开始准备收拾行李打算撤退。就在这个时候村里一阵喧闹,不时的听到一个少年和村民们打招呼的声音。是迪恩,迪恩回来了!瑞贝卡脸上的怒气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又回复到了刚见面时候的爽朗的笑容。你等一下啊,我去迎他。说着,瑞贝卡转身走出门去。诗人也打算出来见见这个自称“巨象兵猎人”的少年,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隔着窗子便能望见了少女追打少年的狼狈场面……

你……难道读了我的日记了?……啊啊,迪恩偷看了我的日记,这真是我一生的不幸啊!迪恩你这个迟钝的木头!……

这个,是属于他们俩的时光吧。诗人无奈的笑了笑,转身坐在了木椅子上。青春,真的是一个很幸福的字眼那。

 

 

是夜。

迪恩和瑞贝卡回来的时候,村子早已过了晚饭的时分。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淳朴民风使得住民们早早便收拾了一天的事物准备休息。没了早间的热闹的感觉还真是安静有点令人压抑。因为没有什么用来住店的铺子,诗人一早作好了露宿的准备,不过也就在刚刚搞定的时候,就看见了迪恩一行2人,不,是3个人向村口走来。来到家门前,瑞贝卡招呼迪恩和另外一个貌似白色头发衣着看不是很清晰但是气质特别的女性先进屋去,因为可能还有农活需要打点于是依旧在外面忙碌着。诗人本想过去再和她寒暄几句,不过看样子小姑娘已经十分疲惫了。别人不提起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多问,不过也许是好奇心的驱使他还是悄悄走到了附近的桥下打算试试看能不能听到点什么……

nba直播吧sina体育sohu体育yabovip万人斗地主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Add your widget here